400 110 1177
最新动态 时事热点 老有所为 老有所乐 政策法规 视频资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服务中心 > 信息资讯 >时事热点 >94岁指挥家严良堃去世 曾指挥《黄河大合唱》

94岁指挥家严良堃去世 曾指挥《黄河大合唱》

来源:北京晚报    类别:时事热点    浏览量:...    更新日期:2017-06-20
导读:中国交响乐团著名指挥家、我国合唱艺术事业的奠基人之一严良堃同志,因病于2017年6月18日上午7时12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4岁。

      本报讯 中国交响乐团著名指挥家、我国合唱艺术事业的奠基人之一严良堃同志,因病于2017年6月18日上午7时12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4岁。


严良堃1923年生于湖北武昌,是中国交响乐团合唱团(前为中央乐团合唱团)创办人之一,任中央乐团合唱指挥、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合唱指挥学会理事长。他15岁开始学习指挥,师从著名音乐家冼星海,并自学乐理、和声。1940年,他首次指挥“孩子剧团”公演了《黄河大合唱》。他曾被誉为《黄河大合唱》最权威的演绎者,指挥《黄河大合唱》达上千场。他的指挥细腻严谨,乐风含蓄抒情,动作潇洒洗练。在40余年的指挥生涯中,严良堃先生为中国合唱艺术事业的发展及合唱队伍的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

晚年的严良堃不顾年迈,积极投身合唱事业的普及推广,指导了众多市民业余合唱团的排演。2014年记者在国家大剧院八月合唱节采访时,就亲历了当时91岁高龄的严老为音海合唱团指导演唱《阳光三叠》的场景。当时严良堃对合唱团要求严格,甚至一个音调、一个和声都不放过,但语言风趣幽默,现场气氛十分轻松愉快。他还这样解释指挥的工作:“合唱指挥被很多人感觉就是在台上打拍子,但是我觉得一个合唱指挥的工作主要是在台下。台下主要做的工作是对作品的理解,对作品的设计以及对作品的精心排练。上台以后不是表现自己,而是在去表现作品。”

他是可爱而精干的老领导

李谷一(著名歌唱家):不久前知道严良堃老师住院了,一直想去看望,但是最近忙录音就没抽出时间,没见他老人家最后一面很遗憾。严老是中国交响乐团的老指挥,原中央乐团合唱团是那个年代最好的合唱团。我是独唱演员,和严良堃老师在业务上的接触并不多,但他是我们心中很可爱的老领导,他性格上很厉害,脾气有点大,对工作要求严格,是个精干的老人。愿老先生一路走好。

他指挥的《黄河》就是不一样

田振林(原中央乐团男高音):严良堃老师去世的消息对我来说真的太突然了。严良堃老师是中国的一个宝贝,是中央乐团的一个宝贝,也是合唱界的一个宝贝。国家交响乐团排练厅进门的左手边挂的就是当年严老师指挥老中央乐团排练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照片。

我1962年来到中央乐团合唱团,待了二十多年,严良堃老师对待合唱艺术的严谨让我印象非常深刻,就像他的姓一样“严”。不但声部跟声部要声音协调,而且排练的时候,他会点名,男高音声部站起一位来,男低音一位,女高音一位,女中音一位,你们四个把这段唱一遍。你不可能在家里不预习,不可能在演唱当中有一点错误。

严良堃老师最值得铭记的,就是他为《黄河大合唱》做出的种种贡献。他是冼星海的学生,也是中国最早指挥《黄河大合唱》的人之一。他整理的《黄河大合唱》是最完整的。他几乎跑遍了全国,去帮助各地的合唱团提高业务水平。经过他指挥的合唱团,唱出来的水平就是和原来不一样。

他是乐团里出名的“严指”

张天甫(国交男高音):我1998年进国家交响乐团,那时候严老师已经退休了,但他一直活跃在各种舞台上。到了2007年,我才有机会与严老师有了合作,就是郑律成根据毛主席诗词《十六字令·山》谱曲的合唱,我担任领唱。当时严老已经八十多岁了,对于我们后进团的歌手来说,能够跟严老师合作简直就是一种奢望。严良堃老师的指挥在交响乐团里是出了名的“严”,所有的团员听说严老师来排练,一个个都小心翼翼的,那天没有人敢迟到早退,每个人精神都很饱满。所以在他的排练中,效率是非常高,他也非常干净利落,跟他的指挥手势一样,是一个事业上非常严谨的艺术家。

那天演唱完后,我鼓起勇气问他:“您看我领唱得怎么样。”严老师很和蔼亲切地说:“没问题,小伙子,非常好!”他给了我非常大的激励。严老师在舞台上指挥千军万马,但在生活中非常低调,经常能看到他骑一辆自行车,很亲切。

手记

严谨倔强的“严老头儿”


今天早上记者拨通著名歌唱家刘秉义的电话时,他刚刚和严良堃的女儿通过电话,“我想最后再看看他,但是被拦下了,他的家人说严老的遗愿就是不搞任何形式的悼念,一是怕大家伤心,二是也给自己保留最后的尊严”。

刘秉义今年82岁了,整整比严良堃小了一轮,他是与严良堃大师合作最多的艺术家之一,两人50多年的交往结下了深厚的情谊。“我们俩比较多的接触是在1964年他担任《东方红》合唱首席指挥时”,刘秉义说,“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我们的合作就很密切了,他指挥“我唱过的作品很多,最有名的是《沁园春·雪》,这首作品从诞生、试唱、修改,到后来的演出、录音、出唱片,全部都是我们一起合作的。”

刘秉义说,在艺术上严良堃最大的特点就是严谨,真正的一丝不苟,“只要他在场,不管排练还是演出都是极端严格的,平时大家都爱称他为‘严老头儿’,所有人都知道,在‘严老头儿’面前谁都别想糊弄过去。他在艺术上绝不留情面,而且还让你心服口服”。

严良堃对自己的要求更是严格,有一件事情让刘秉义记忆深刻并且一生受益。“一次我们一起在民族宫大剧院演出,距离演出还有一个多小时,严良堃就把自己关在后台的休息室里看总谱,那次演出的作品他已经很熟了,在台上都是背谱的,但他依然在仔细准备。这期间有演出部门的工作人员来找他,说一位外地来的老朋友想见见他,严良堃很严肃地说:‘我正在准备演出,这时候就是我爹来找我,我都不见。’”

严良堃为人耿直、倔强也是出了名的,他的好朋友、指挥大师李德伦曾经对刘秉义感叹:“严良堃这个人啊!那个脾气啊!是从娘胎里带来的!”但是在刘秉义的印象里,严良堃对待同事和朋友是非常和蔼可亲的。“当时我们都住在和平里中央乐团那边,有一天严良堃来找我”,刘秉义回忆,“我的小女儿正坐在大门口,见到他就问,‘你找谁啊?’知道是我女儿后,严良堃就高兴地说:‘走!你带路,带我找你爸去!’”这个场景也深深地留在了严良堃的脑海里,很多年后他还跟刘秉义形容那天的感受,看到一个小女孩儿梳着小辫子坐在门口,可爱极了,“严老高兴的表情像个孩子。”刘秉义说。

两人最后一次舞台上的合作是在2011年。当年76岁的刘秉义在中山公园音乐堂举办独唱音乐会,特别邀请到88岁高龄的严良堃担任指挥,“我真怕他累倒了,没敢让他指挥全场,选择了《沁园春·雪》、《祖国》、《延安颂》三首作品”,刘秉义回忆,即使这样老人家依旧非常认真地进行了排练。

记者有幸观看了当年那场演出,还特意来到后台进行采访。记得上半场演出快结束时,严良堃在家人的陪伴下来到中山公园音乐堂。距离下半场演出开始5分钟时,指挥休息室的门打开了,原本以为严良堃会被家人搀扶出来,没想到这位88岁的老人第一个走出房门,还没等记者反应过来他已经大步流星走出老远,他的家人和当晚另一位指挥家谭利华都快步跟在后面。在距离上场口10米的地方,严良堃突然停了下来开始做演出前的热身,先高举两臂进行伸展,然后又做了几次高抬腿原地跑。

在观众的掌声中,严良堃轻快地跳上指挥台。在连续指挥完三首作品后,严良堃和刘秉义一起走下舞台,随后严良堃走向即将上场的谭利华,“我也像李德伦一样把指挥棒交给你”,老人家激动地说。在和所有人道别后,严良堃依然大步走回休息室,“慢点,慢点,小心腿”,严良堃的女儿跟在后面着急地说。

严老在休息室换好便装后,记者趁机上前采访,问及如何保持这么好的身体状态,严良堃说自己的秘诀是“多运动,心态好”,“我从14岁打拍子打到现在,70多年一直在运动中,而且心态要好,什么事情都要看淡”。严良堃还说自己的生活离不开五样东西,琴棋书剑茶,他还站起来给记者演示了一下太极剑中的金鸡独立。即使过去了6年时间,严良堃精神矍铄的状态,他专注的目光和眼中的神采依然历历在目。




分享到:
更多 ->